B.K.O2

用来stk太太们,不太看lof,不定时存档。发过的cp就不可能拆;大概会逆;本质互攻狗。喊我O2/氧气都行。微博@O2争当优秀面包。

结果还是没有明晃晃的谈上恋爱x

我的图力不够没有文里朦朦胧胧的感觉,拖后腿了(土下座

-Swan-:

  

Time precipitation


*祝贺我们的王生日快乐。

*谢谢大佬配图,炒鸡好看! @B.K.O2 

*作者写道后面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……

*谢谢读者们的观看。

*



  窗外的梧桐伸展着它的纸条,剑齿状的树叶将光线割裂得细碎,散落在一片浓荫下比辰星还耀眼。


  笔触沙沙作响,偶尔搁下笔的响声能引起讲台上那只挪威森林猫的注意。


  清风吹拂着淡绿的窗纱,摊开的书本没压住,纸张翻飞,而边上的那几盆带着淡淡味道的香薷摇曳不停,宛如精灵舞动。


  稀微的阳光照进课室的角落一旁,暖黄色调充斥着整个教室,连同那个逗留的嚣张身影一同带进温柔的世界。


  拖沓到地面的围巾沾上灰尘,鎏金的瞳孔注视着一篇空白的黑板,任由时间如指尖的流沙在慢慢消逝。


  宁静的时刻总是能将人的外表包裹得十分乖顺,宛如安睡的丛中小鹿。


  即使他本质是只高傲且凶残的猛兽。


  白皙的指尖在空中勾画着心中所想,划过的弧度如同鸟儿的羽翼在天边翱翔的痕迹。


  噢,大概没有人会相信这是那个目空一切,傲慢自大的年纪第一吧。


  格瑞透过走廊的窗户往里面看去,眼见那个身影坐在最后一排的桌子上翘着腿,腰间的围巾随着他的动作一晃一晃。


  就如同慵懒的猫咪,一举一动都撩拨你的心弦。


  就像魔法一样。


  而格瑞则是打破灰姑娘水晶鞋的十二点禁令,年久生锈的门发出刺耳的摩擦声,在一片沉寂中显得十分突兀。


  那被惊动的小家伙敏锐地转过头朝他的方向看过去,鎏金的瞳孔里的不屑与轻蔑将要溢出。


  “格瑞。”


  清朗的少年音比百灵鸟的歌声更富有着灵性,嘴角吐露的音符在课室里轻轻回响着。


  “好慢啊。”


  他总是这样的。


  肆意妄为。


  格瑞撇过头躲开他的视线,像是不喜被阳光的热度灼伤,但实际比火焰还要温煦得多。


  将对方差遣他买来的东西像散开的积木一样将东西铺满课桌,直到背包里空荡荡。


  桌面的水粉颜料在散射的阳光下渡上一层耀眼的金色,像精灵撒下了闪光的蝴蝶磷粉。


  


  Rose.


  桌子上的颜料揭开了盖子,橙黄两色混合着就像蜜糖一般黏腻。


  嘉德罗斯拿着画笔在黑板上写下花式的字体,尾端翘起的痕迹宛如天鹅一般,优雅而嚣张。


  格瑞拿着好几叠资料坐到一边,紫罗兰的眼眸盯这枯燥无味的文字,头也不抬地翻动着手中的纸张。


  窸窸窣窣的声音比游鱼亲吻指尖的感觉还要酥麻心脏,他本人却毫无反应。


  他总是这样。


  无动于衷。


  不论是挑衅,还是威胁,面对着他永远那副冷若冰霜的表情。


  嘉德罗斯拿起新的画笔沾上鎏金色调的颜料,在字的另一边用简单地的线条勾勒出一只惟妙惟肖的雀鸟。


  喷涌而出的厌恶感快要淹没胸口,似乎要将他心脏的跳动一起埋葬在深处。


  呼吸被扼制住感觉,连同理智都被模糊成一片。


  而在此之间的距离,就像阿特姆斯与狄米特争论情感的分界线的长度一样,难以逾越。


  却依旧不可分离。


  陷入沉思的嘉德罗斯仰头看着黑板沉默不语,仍由一片灰蒙渐渐掩盖微余霞光,遮住脸上的表情。


  寂静就像疯帽子的茶会,而凝固的时间在爱丽丝不断奔跑中结束。


  格瑞抬头看了一眼,视线在玫瑰与夜莺之间徘徊半秒,装作若无其事地低下头继续看资料。


  漫不经心。


  Beauty is like wisdom, like those who are lonely.


  美就犹如智慧一样,喜欢那些孤独的崇拜者。*


  ——Unfortunately, the Nightingale does not understand, as it does not understand the complex hearts.


  ——可惜夜莺不懂,如同它不懂复杂的人心。*


  就如同你一样不懂我的心。


  


  层层叠叠的云在天边飘浮着,夕阳的光将它浸染成烟色与绯红。


  书架上的沙漏早已停止流动,被时光沉淀在底下,比陶瓷瓦罐还易碎。


  空荡荡的课室只余下逗留着写作业的格瑞,沉闷的空气里漫开一阵烦躁的气息。


  从窗台看去还能望见嘉德罗斯和他跟班一同离开的身影,投射在地上的影子在落霞中扯开。


  而等到余辉也落下,就算站在窗口也看不见斜阳。


  天赋与努力得到的收获总是不成正比的。


  不是吗?


  书架上的黄刺玫依然不说话,它的蝴蝶还在远方。


  那敞开的窗迎来一阵凉风,被吹落的书签停歇在格瑞的脚边,他只好将凳子后移一些,弯腰捡起来看了一眼。


  牛皮纸上手写着流畅的英文,就和那人一样的张狂,富含着魔法一样的无限感染力。


  比罂粟还要蛊惑人心。


  把东西放回嘉德罗斯的课桌上,格瑞将写好的作业塞进抽屉里,站起身把课室的玻璃窗全部关上。


  快要下雨了吧。


  格瑞收拾好书包背上,迈开步伐往外走去,但经过黑板的时候他还是在嘉德罗斯的画作前停下了脚步。


  黄莺的爱情比泥土还要廉价,血液染成的玫瑰却比恒星还要昂贵。


  格瑞在地上捡起一只断开的粉笔,流畅地在底部写下一行英文。


  With the most exciting language, I will tell you my warmest feelings.


  用最激动的语言把我最热烈的感情想你倾诉。*


  夏堇花一般的眼睛里波澜不惊,同时暗藏着一片波涛汹涌。


  这是书签上的句子,而世界比它更加真实。


  感情也是。


  


  走到楼下的时候天边响起一阵轻雷声,豆点大的雨宛如断线的串珠一样落下。


  楼梯转角处的黑板上画满学生们的涂鸦,彩色的粉笔字张扬着岁月,青春比黄莺的歌声还要甜美。


  格瑞习惯性看过去一眼,漫不经心。


  和平常一样都是那些学渣的学习宣言,那些不为人知的小秘密,那些书写在角落边上的告白。


  还有一串熟悉的花式字体,熟悉到他能在心里书写出他的每一笔画。


  Pride makes others unable to love me. Prejudice makes it impossible for me to love others.


  傲慢让别人无法来爱我,偏见让我无法去爱别人。*


  傲慢与偏见。


  可真像他的风格。

  

  准备离开的格瑞折起几层裤脚,将衣袖挽到手肘处,撑开伞走进雨中。


  雨点打在心头,惊起一番涟漪,随后掀起滔天大浪。


  


  

  时间沉淀下来比空气瓶里的磁流体有趣。


  如同象鼻星云,紫红色调的小行星比可是比那些溜走的流沙更加神秘。


  黄莺与玫瑰,黄昏与黎明。


  虚假与现实的情投意合,可是比海市蜃楼还要缥缈无迹。


   而爱情可是比界外科学还要奇妙的东西。


  但荷尔蒙不过是肾上腺激素飙高从而混乱了理智而已。


  只是陷入恋爱陷阱的人谁会在意这些呢。


  画笔能调绘出任何色彩,三原色可以描绘出整个宇宙,而我将整个世界全部铺满你的颜色。


  I was in the middle before I knew that I had begun. 


  当我发现自己爱上你的时候,我已经无法自拔。*


  那是我自己都没有发现的。


  在幂幂之中已经将你放在我的世界里。


  I love you, most ardently.


  我爱你,满怀深情。*


  

  


  一百三十七亿年前的我们诞生在同一辰星里


  我们曾密不可分


  相依相恋


  在跨越三千万光年后的未来


  我们会再次相遇


  而在此之前


  我会寻着你留下的痕迹


  在浩瀚星空里


  等待我们再次相爱


  My Fixed Star


  


  ——Fin


  


  *分别出自王尔德的《夜莺与玫瑰》、简·奥斯汀的《傲慢与偏见》


评论
热度(82)
  1. B.K.O2-Swan- 转载了此图片
    结果还是没有明晃晃的谈上恋爱x 我的图力不够没有文里朦朦胧胧的感觉,拖后腿了(土下座

© B.K.O2 | Powered by LOFTER